仇英,中國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車船、樓閣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 點擊圖片放大
標題:

仇英,中國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車船、樓閣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

作品說明:

仇英(1498-1552)字實父,號十洲,江蘇太倉人。與詩書滿腹的沉週,儒家風範的文徵明,風流倜儻的唐寅齊名,成為畫史上“明四家”之一

生平.經歷.特色.評價.年表.著作.出版.代表作:

書畫欣賞,仇英,中國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車船、樓閣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

書畫欣賞,仇英,中國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車船、樓閣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

仇英書畫欣賞-鼎元堂長期高價收購名清高仿字畫

故宮博物館-明四大家聯展-簡介明四大家-沈周(一四二七—一五〇九)、文徵明(一四七〇—一五五九)、唐寅(一四七〇—一五二四)、仇英(約一四九四—一五五二)作品質量均美,特於今年推出四大家系列特展。繼第一季沈周展、第二季文徵明展、第三季唐寅展之後,第四季推出仇英特展。仇英,字實父,號十洲,原籍江蘇太倉,後移居蘇州。仇英以畫為業,雖出身微寒,但天資聰穎,少時學畫於蘇州著名畫家周臣(約一四五〇─一五三五),並受文徵明、唐寅等人影響,繪畫成就得到蘇州文人揄揚。

此外,仇英與當時收藏家如周鳳來(一五二三—一五五五)、陳官(卒於一五五七之後)、項元汴(一五二五—一五九〇)等時有往來,又因擅長臨摹,深得收藏家們的青睞,致使眼界大開,也令他有機會研習、臨摹江南藏家收藏的宋元畫作,技藝更加精湛,遂孕育出自己獨特的風貌。他於人物、山水、花卉等題材,無不匠心獨運;他的畫風不僅工謹精微,又具有文人細膩雅致的氣韻,在周臣過世之後,獨步江南二十年。

仇英的女兒仇珠(十六世紀)、女婿尤求(十六世紀),都是他的後學者。仇珠的畫風精工秀麗;尤求亦繼承仇英畫風,尤其擅長白描人物畫。明代中期商業活動盛行,在仇英活躍於畫壇時,他的作品即被大量臨仿,職業畫家託名仇英者更不計其數。

此次展覽分為「仇英的繪畫」及「傳承與影響」二個單元。第一單元呈現仇英作品多樣的風格特色。第二單元展出包括仇英的前輩畫家戴進(一三八八─一四六二)、周臣和後學者仇珠、尤求等人作品,以及傳稱仇英作品,藉以說明仇英對明代畫壇的影響力。

故宮明四大家聯展網址連接--故宮明四大家聯展

仇英 - 人物生平  仇英(1498-1552)字實父,號十洲,江蘇太倉人。與詩書滿腹的沉週,儒家風範的文徵明,風流倜儻的唐寅齊名,成為畫史上“明四家”之一。仇英後來週臣賞識其才而教之,其畫亦受陳暹(字季昭,週臣之師)影響,遂得以享大名。
仇英-明代四家之一沈周,文徵明和唐寅被後世並稱為“明四家”,“吳門四家”,亦稱“天門四傑”。沉,文,唐三家,不僅以畫取勝,且佐以詩句題跋,就畫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畫上,一般只題名款,盡量少寫文字,為的是不破壞畫面美感。因此畫史評價他為追求藝術境界的仙人。

仇英早年嘗為漆工畫磁匠,並為人彩繪棟宇,後為文徵明所稱譽而知名於時。後來仇英以賣畫為生,週臣賞識其才華,便教他畫畫,仇英臨摹宋人的畫作,幾乎可以亂真,例如“清明上河圖”。仇英作品題材廣泛,擅寫人物,山水,車船,樓閣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


仇英 - 畫技仇英之畫技多得自宋人畫跡之臨摹,往往可以亂真。山水初學週臣,而工整過之,尤善仕女及界畫,有院派之畫技,复與吳中當時名流旦夕遊處,尤富文人畫之士氣。仇英與週臣,唐寅有院派三大家之稱明四家。後人又益以文徵明而稱。

仇英 - 早期作品--以絹本為多,畫面空白較大,用筆細膩,剛中帶柔,圓中有方,設色濃重。中晚期作品,構圖漸趨滿紙,用筆愈見剛直,運筆則自然而流暢,用色漸淡,有時亦作白描。

仇英 - 傳世作品有-仇英畫跡流傳有限,題年款者更尠。現傳仇英作品,多為後世之模本,皆市井職業畫人偽託之作,而有仇英之款印。存世畫跡有“漢宮春曉圖“,”桃園仙境圖“,”赤壁圖“,”玉洞仙源圖“,”桃村草堂圖“,”劍閣圖“,”松溪論畫圖“,”桃花源圖“,”仙山樓閣圖“ “蓮溪漁隱圖”,“桐陰清話軸”,“秋江待渡圖”等。

仇英表作---故宮博物院藏品
仇氏桐蔭清話,蕉蔭結夏,秋江待渡,漢宮春曉,春遊晚歸,松亭試泉,水仙臘梅,林亭佳趣,園居圖,東林圖,雪溪仙館,松陰琴阮,仙山樓閣等。

仇英-繪畫風格-仇英擅長畫人物,山水,花鳥,樓閣等題材,畫法蒼秀,構思巧妙,筆墨俊雅。常臨仿唐宋名家稿本,如“臨宋人畫冊”和“臨蕭照高宗中興瑞應圖“,前冊若與原作對照,幾乎難辯真假。

f仇英畫法師承趙伯駒和南宋“院體”畫,青綠山水和人物故事畫,形象精確,工細雅秀,色彩鮮豔,含蓄蘊借,色調淡雅清麗,融入了文人畫所崇尚的主題和筆墨情趣。

仇英擅人物畫,尤工仕女,重視對歷史題材的刻畫和描繪,吸收南宋馬和之及元人技法,筆力剛健,特擅臨摹,粉圖黃紙,落筆亂真。至於發翠豪金,綜丹縷素,精麗絕逸,無愧古人,尤善於用粗細不同的筆法表現不同的對象,或圓轉流暢,或頓挫勁利,既長設色,又善白描。人物造型準確,概括力強,形象秀美,線條流暢,有別於時流的板刻習氣,直趨宋人室,對後來的尤求,禹之鼎以及清宮仕女畫都有很大影響,成為時代仕女美的典範,後人評其工筆仕女,刻畫細膩,神采飛動,精麗艷逸,為明代畫壇之傑出者。傳世作品有“竹林品古”,“漢宮春曉圖”卷(配圖為此畫局部),“供職圖“等。

仇英的山水畫-趙伯駒,劉松年,發展南宋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的“院體畫”傳統,綜合融會前代各家之長,即保持工整精艷的古典傳統,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範,還有一種水墨畫,從李唐風格變化而來,有時作界畫樓閣,尤為細密。常作上林圖,人物,鳥獸,山林,台觀,旗輦,軍容,皆憶寫古賢名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