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欣賞-柳子谷,生平.經歷.特色.評價.年表.著作.出版.代表作 點擊圖片放大
標題:

書畫欣賞-柳子谷,生平.經歷.特色.評價.年表.著作.出版.代表作

作品說明:

柳子谷,4歲即隨父親讀書,自幼酷繪畫,自學《芥子園畫譜》柳子穀畫竹,瀟灑出塵,蕭蕭有聲。 .... 4月援助義勇軍書畫義賣展在省民教館舉行時,與徐悲鴻、張書旂等都有作品參展(門券五元,可抽籤得畫一張)。

生平.經歷.特色.評價.年表.著作.出版.代表作:

書畫欣賞-柳子谷

柳子谷 (2).jpg

柳子谷 (3).jpg

柳子谷 (6).jpg

柳子谷 (7).jpg

柳子谷 (5).jpg

柳子谷 (4).jpg

  柳子谷 生平

 

  柳子穀(19011986),名習斌,號懷玉山人,堂號雙翔閣,江西玉山人。

 

  著名國畫家,與徐悲鴻、張書旗三人被稱為畫壇的“金陵三傑”。

 

  擅山水、人物、花卉,尤精蘭竹 。 4歲即隨父親讀書,自幼酷繪畫,自學《芥子園畫譜》柳子穀畫竹,瀟灑出塵,蕭蕭有聲。

 

  被譽為“竹聖”、“板橋第二”;從二十年代畫竹,一直畫到八十年代。六十年的創作,柳子穀視竹為品格的象徵,並且將畫竹當作一種人生境界去追求。

 

  1956年至1958年曆時三年,和滿鍵合作長達27米的史詩巨制《抗美援朝戰爭畫卷》;其精炒的描繪出了雄偉的歷史畫面,是中國現代畫壇上堪稱是絕無僅有的傑作。

 

  柳子谷年表

 

  1901127日 柳子穀生於江西省玉山縣下鎮鄉柳村塘尾一戶書香家庭。

 

  父親系前清秀才,鄉間郎中;母早喪,由祖母撫養。

 

  4歲即隨父親讀書,自幼酷愛繪畫,自學《芥子園畫譜》,悟性極高,深得其精髓,

  15歲便以工書善 畫聞名鄉里。

  1919年隻身赴南昌探求新知;以筆會友,結識了同在省城讀書的傅抱石。

 

  19233月 為求學轉赴上海,寄宿在同鄉家,白天就讀于大同中學,晚上及假日多用來訪師會友,流覽書店,或給朵雲軒、九華堂、九裕堂、五星記等扇面莊繪扇面及美術小品以維持生計。

  形單影隻,少衣短食,曾寫詩自嘲這段生活是:“身穿破衣爛鞋,懷揣乾糧半截。

  ”儘管生活拮据,仍以“取財有道”自信自律,曾作詩日:“取不傷廉讓水泉,襟懷未許俗塵牽;胸有修竹賣無盡,不使人間造孽錢。”

 

  4月參觀豫園書畫善會舉辦之畫展,初識該會會員吳昌碩、黃旭初、蒲作英、楊了公、馬企周、程瑤笙、張善子、王一亭、汪沖山等名畫家。

  6月 參觀上海美專二院師範科國畫展,初識該校校長劉海粟、教授汪亞塵和上級生張書旗。

 

  8月 在上海美專二院參觀繪畫展,並初識潘天壽、謝公展、許士騏等。

 

  19243月參觀江蘇省第一屆美展,見到了汪沖山、雷家駿、莫延禧、高劍父、賀天健、黃賓虹、錢化佛等名家作品,並識高劍父。

 

  9月 入上海美專一年級,插班生,同學有張天翼、黃羲等。

  師從劉海粟、潘天壽;課餘時常去畫家汪沖山、程瑤笙、馬企周等人家中幹雜役,不為報酬,只為學畫。

  王英瑜在《中央日報》上曾撰文說:“吾于子谷友十五年矣,以處之久,則知之深,而今可以言子穀矣。憶昔與子谷讀於中

 

  柳子谷學時,子谷畫蘭菊至勤。宣紙不易致也。毛邊紙價亦不賤,而其作畫勤,謂不經濟,卒以裱芯紙代之,日輒二三十幅,同學笑為畫癡,而子谷自若也。

  其後求學滬上,費用至為困窘。與之共賃小樓於永裡,境愈困而志益堅。

  當其時也,人謂子穀可以舍此而從他矣。然而子穀以意誠,則行之明,謂此一時之厄,吾但以誠恒處之,吾藝必有佳境;故操丹青絹素如恒也。

 

  19252月在徐園參觀“時人書畫展”,再讀任伯年、吳秋農、顏若波、任立凡等名家之作。

 

  412月在校內外參觀畫展時,得識朱屺瞻、王濟遠、錢瘦鐵、王陶民、楊東山、唐吉生等書畫家

  6月,上海美專舉辦全校美術展覽時有多幅習作參加。

 

  19263月 初識徐悲鴻及張聿光、唐家偉、關良、潘紹棠等畫家。

 

  4月美專師生赴杭州寫生,

 

  5月參加師生旅杭寫生作品展。

 

  12月參加北伐革命,在林伯渠領導下的國民革命軍第六軍總政治部任美術幹事。

  以筆為武器,隨軍轉戰南北,曾作《雪中從軍圖》,詩題:“北風瑟瑟透征衣,號角聲聲催戰費騑,料得將軍傳檄日,血花並作雪花飛。”林老看後甚為讚賞,補題五言一絕:“萬里長征人,懷才意不薄;於斯風景中,合賦從軍樂。”

 

  1927年定居南京,任職于南京中央特委會。

 

  1928年經陳銘樞證婚,與北伐時的戰友梅芳結婚。

 

  1929年 參加“蜜蜂畫社”(該社由鄭午昌、王師子、張善子、謝公展、賀天健、陸丹林、孫雪泥創辦),柳子穀為第一批參加之會員。

 

  1930年 賢妻病故,子穀立下“金榜無名不再成親”的宏願,辭職專心攻讀,埋頭國畫創作,開始了職業畫家為主的生活。

 

  19312月~3月 在南京與藝友周曙山等發起籌備首都白社,擬創辦藝術刊物並被推為主編。辦刊物,因未獲有關部門批准,夭折。

  12月在南京市書畫研究社成立時當選為候補理事。

 

  同月 在江蘇省民眾教育館賑災書畫展舉辦期間,與呂鳳子、齊白石、徐悲鴻、秦仲  文、張書旂、王東培、舒石父、龍鐵岩、胡小石、張大千、肖方竣等皆有作品捐贈。

 

  19329月 中國國民救國義勇軍後援會第五次常會決定籌備名家藝術展覽,與雷仲山、高希舜、尹天民、孫青羊、徐悲鴻、陳樹人、徐承芳、唐三等為籌備委員會委員。

  19281932年 與早已認識的張書旗、徐悲鴻同居南京。三人志同道合,經常合作遣興。

 

  •   張書旂畫梅,子穀寫竹,悲鴻補松並題句:“竹翠梅香松傲雪,歲寒三友各千秋。”隨後,三人將此圖複繪兩幅,各存一紙留作紀念。
  •   徐悲鴻對子穀的作品十分讚賞,曾在子穀所作《雨竹圖》上題道:“畫到濛濛翠欲滴,先生墨妙耐尋思。
  •   ”此期間,子穀受聘出任上海美專教授、南京美專國畫系主任、教授,並常去徐悲鴻主持的中央大學美術系講學、示範,為培養國畫人才,經常奔波于寧滬之間。“金陵三畫家”也由此被同道傳為佳話。

  1933年江北大水,創作《忍聽哀鴻》、《水災圖》、《流民圖》等山水人物畫,或借古喻今,或直面人生;如在一幅畫面上題詩日:“斯歲辛勞一次空,浮沉淚海任西東;傷心瑟瑟秋聲裡,忍聽哀鴻泣晚風。

  ”在南京《新民報》陳銘德先生支持下,畫竹義賣百餘幅,所得悉數捐贈災區,榮獲當時救災組織所授“急公好義”錦旗一面。

 

  4月 援助義勇軍書畫義賣展在省民教館舉行時,與徐悲鴻、張書旂等都有作品參展(門券五元,可抽籤得畫一張)

  11月應徐悲鴻之邀,赴中央大學圖書館參觀藝術科西畫組旅杭作品畫展,並作畫竹示範。

  12月 結識畫家錢雲鶴、王夢白。

  1934年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任職並積極從事繪畫活動。4月,在《藝風》(月刊)發表國畫作品《風雨歸村》、《一重寒樹一重山》。

  7月 《藝風》(月刊)所載《中央黨部書畫展覽的觀感》一文指出:“中國畫以柳子穀的作品最為精彩……”

  12月 在南京舉行第一次個人畫展,當地《中央日報》、《新民報》、《朝報》等

  續報導:“子穀作品,見者讚美,自党國要人、藝術鉅子以至騷人墨客,交相稱譽”;陳樹人許為“六法璨然”;徐悲鴻評之“真氣遠出,妙造自然”;林森題贈“馳譽藝林”;于右任為之題詞:“子穀繪山水,取法宋元,旁及百家,

  昔人謂與宋元人血戰,豈不然哉。繪人物花鳥蘭竹等物,理法、技巧、意境均能得心應手。識者謂,可以起近代之衰。誠非虛聲。子穀勉之,國畫可以興矣。”推重之隆有如此。

畫展期間,前往參觀並買畫的有林森、張道藩、宗白華、徐悲鴻夫婦、陳立夫、穀正綱、梁鼎銘、夏鬥寅、陳樹人、朱培德、邵元沖、馮玉祥、何香凝、葉楚傖、柳亞子、高劍父、經亨頤、張書旂、張大千、梅蘭芳,德國駐華大使陶德曼、日本總領事須磨等中外名士上百人。另有報載:“

  1210日為畫展最後一日,參觀者有蔡元培、何應欽、羅家倫、孔祥熙、方覺慧、張葦村、趙丕廉、李宗黃等千餘人。何應欽、方覺慧、張葦村等各購畫品,孔祥熙除個人定購外,並商得柳先生的同意,將非賣品《災民圖》購去,擬作為全國賑災之用。”

  1935年陸續參加南京的諸多繪畫展出;創作《後湖印象》

  415日 南京《中央日報》稱:“五州公園美術展覽會,原定星期六、星期日開放兩天,自得國畫名家張書旂、柳子穀加入最近傑作後,深得觀者歡迎,環立門外,圍而窺視者,爭先恐後,莫不以先睹為快,該會乃定今後,每日開放雲。”

  同年秋上海市教育、社會兩局聯合舉辦柳子穀第二次個人畫展。

  95日上海《時事新報》稱:“名畫家柳子谷氏,將來滬展覽國畫,並籌辦國畫之苑。

  按柳氏服務南京某最高機關,對於國畫造詣甚深,取法宋元,旁及百家。

  去年曾在南京展覽作品,甚得各界讚譽。茲聞柳氏應吳醒亞等之約,將來滬展覽最近傑作數百件,屆時定有一番盛況也。”

 

  924日,于右任、邵元沖、程天放、虞洽卿、王曉籟、居正、陳樹人、錢新之、汪兆銘、李煜瀛、王陸一、王一亭、林康侯、戴季陶、杜鏞、俞佐庭、吳鐵城、褚民誼、洪陸東、吳開先、徐朗西、穀正綱、張寅、葉楚傖、張道藩等聯名在上海報紙刊登《上海教育局社會局主辦柳子谷先生國畫展覽會啟事》,

  文中說:“柳君子谷藝術修養深淵,夙為藝林所推崇,市府教育社會兩局為發揚我國固有文化,增進國人藝術興趣起見,舉行公開展覽,特進一言為之介紹。其畫展會場在大陸商場六樓622號,

 

  925日起至29日止。”上海美術界代表人物劉海粟、朱應鵬、吳青霞、王一亭、徐郎西、陶冷月、謝公展、汪亞塵、張聿光、黃靄農、湯漁父、王師子、俞寄凡、丁念先、唐冠王、馬企周等以及在滬政界之吳鐵城、吳醒亞、潘公展、蔣百里、吳開先、程天放、郭順等均一一到會參觀。
  《申報》、《新聞報》、《晨報》、《新夜報》等逐日發稿報導展況及評論,

  930日《申報》所載消息《柳子穀畫展第五日》,從中可見一斑:

  “昨日為本市教育社會兩局主辦之柳子穀畫展第五日。是日適星期日,觀眾格外擁擠。

  記者前往參觀時,人山人海,會場幾有人滿之患,可謂打破本市以前個展之記錄。本市聞人王曉籟等亦前往參觀,各定購多幅。

  南京市黨部常委周伯敏、青自報社長唐三、新京日報社長石信嘉、名畫家吳公虎等,均由京趕來參觀柳君個展,可知柳君藝術造詣之深。

  又聞該會應各界之要求,已決定延展期兩日,至十月一日為止。”名畫家胡藻斌在當時全國重點文藝評論刊物《藝風》

  1935年第3卷第11)對這次個人畫展發表評述:“展廳分兩室,陳列作品三百餘件……我到上海兩年多,在個人畫展中看得不少,偉大者只是柳一人;作品之多量和整齊,亦只柳人一人;在展覽中訂購者之多,亦以柳一人。’’

  同年另有作品送往印度、日本及東南亞參展。上海金城工藝社出版(子穀畫存》第一集(山水冊),由於右任寫序;上海古今名畫出版社印行子谷的彩色單畫作品,供人收藏。

  同年上海《美術生活》第20期發表《水災圖》、《月竹》、《山水》等作品。

 

  1936年元旦與韋秀菁結婚,禮堂掛滿名人的賀禮字畫。如經亨頤的《水仙與竹》、徐悲鴻的《雙駿圖》、張書旂的《櫻花白頭》、陳樹人的《蘭石》、劉海粟的《荷花》、汪亞塵的《金魚》、謝公展的《菊花》、胡藻斌的《鴛鴦》以及柳亞子、葉楚傖、蔡元培等人的賀詩、賀聯,共40餘件,遂成“賀婚書畫展”。

 

  同年作《獨酌》並題詩:“捫蟲當時頗自奇,功名遠付十年期,酒澆不下胸中恨,吐向青天未必知。”

  同年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任職,因善書畫而深得高層人士之關注,與之私交頗好。他曾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營救過中共要員。.

  117日 南京《中央日報》稱:“吳君子青近邀藝術界友好,組織藝苑流通社。其目的在聯絡藝術界情感,促進藝術,而進觀摩,計定於本月八日起至十五日止在中華路青年會大禮堂,舉行京滬名家書畫聯合展覽會。參加作家有于右任、王一亭、汪采白、周伯敏、柳子谷、梁鼎銘、張書旂、許士騏、謝公展等。屆時歡迎各界參觀雲。”

 

  19374月 在南京國立美術陳列館舉辦的全國第二次美術展覽上有《竹》、《獨酌》等多幅參展。會後被收入《現代書畫集》出版。

 

同年4月~5月 與藝友籌備,中央黨部書畫研究會展覽會如期舉行,展品有山水、人物、花鳥、金石、書法等。

  《中央日報》在“中央黨部畫展第二日”中說:“楊天化、柳子穀、楊貢三……等人作品,尤為觀眾所賞識,定出甚多,並有數人定一幅者,可見該會作品之名貴也。”

 

  19381940年應張治中將軍之邀,同時兼任湖南通道及綏甯兩縣縣長。到任後,勵精圖治。

  這兩縣地處湘西,交通閉塞,經濟落後,多民族散居深山老林。是年饑荒,畫竹義賣賑災,深受鄉民讚譽,被稱之為“板橋第二”。離職時,百姓沿途相送,有贈聯日:“萬家生佛千秋澤,一代藝人百里侯”、“板橋三絕詩書畫,靖節一官歸去來”。

 

  19401944年遷居湖南洪江,任贛才中學校長。其間,舉辦個人畫展兩次。

 

  1945年春為躲避戰亂,遷居四川重慶。

 

  47日 重慶《中央日報》稱:“畫家柳子穀來渝,擬辦穀風藝術專

  “柳先生是繼鄭板橋之後獨樹一幟的現代蘭竹大師且在山水人物花鳥等諸方面,藝術造詣精深,創業成就卓著,

  早在三十年代即于徐悲鴻、張書旂、傅抱石、趙少昂等齊名畫界。並與徐悲鴻、張書旂並稱金陵三傑,1996年其弟子子女與山東藝術學院,在北京、山東舉辦了先生謝世10周年紀念展覽,

  在國內外引起轟動,喬石、薑春雲、程思遠、肖克、洪學智、遲浩田等中央領導前往觀展並題書祝賀。

現從《談畫未敢忘子穀》一書中摘錄部分題句:

 

  徐悲鴻:畫竹聖手;真氣遠出;妙造自然;畫到濛濛翠欲滴,先生墨妙耐尋思

 

  于右任:英雄氣概美人姿;......子穀勉之,圖畫當興矣

 

  陳立夫:寄妙理於素幅,出新意於毫端,藝成名高,永為世範

 

  蔡元培:堅貞君子節,正直古人風

 

  吳雅輝:接武荊關,並美三王

 

  張書旂:工而不滯,寫而不流,惟妙惟肖,雄秀兼至

 

  柳霖:萬方多難寸心苦,一代藝人百里侯

關山月:丹青留史冊

 

歐陽中石:揮毫落墨書靈府,鑄古熔今見匠心

 

  陳大羽:柳色青翠,蘭竹清芬

 

  錢君陶:清風高節

 

  《收藏》總第90期,(2000·6期)中國畫百年回眸中記載:“柳子穀在民國時期瀟灑江湖,風流畫壇,解放後卻銷聲匿跡。

  柳子谷是一個“全能型”的畫家,山水、花鳥、人物皆精,詩書修養全面,文人氣息濃厚,尤善畫竹,蔡元培稱其“畫竹聖手”,徐悲鴻贊其竹“畫到朦胧翠欲滴,先生墨妙耐思寻”。那时,柳在南京与徐悲鸿、张书旗并称“金陵三画家”。”